<menuitem id="trtvf"><menuitem id="trtvf"></menuitem></menuitem>
<listing id="trtvf"></listing>

    <thead id="trtvf"></thead>

      <em id="trtvf"></em>

      <output id="trtvf"></output>

      <var id="trtvf"><nobr id="trtvf"></nobr></var>

            <progress id="trtvf"><thead id="trtvf"><th id="trtvf"></th></thead></progress>

                    收藏本站|在線留言111|網站地圖|新浪微博|騰訊微博

                    您好,歡迎來到憶苑家具官網!
                    中式家具

                    上海憶苑明清復古家具廠—明清蘇作家具

                    文章出處:網責任編輯:作者:人氣:-發表時間:2015-06-22 15:52:00【

                     上海憶苑明清復古家具廠推薦明清蘇作家具精品一架結構看似并不復雜、沒有絲毫紋飾的黃花梨書櫥,居然要價近百萬,不了解古家具的人,似乎感覺有些天方夜譚,但經行家娓娓道來,清馨泌人的檀香,變幻優美的木紋,簡潔大方的造型,細膩精致的做工,潤澤古雅的包漿……其中承載著幾何歷史文化的積淀?輕啟櫥門,在門軸轉動微微“咿呀”聲中,記憶仿佛回到了大明萬歷的風花雪月。
                     
                    明 黃花梨圓角書櫥
                    明代嘉靖以后,江南一帶的城鎮手工業生產規模迅速擴大,商品經濟發達,城市空前繁榮。在畫家、詩人唐寅《閶門即事》詩中,當時的蘇州如此這般地繁盛:
                    世間樂土是吳中,中有閶門又擅雄。
                    翠袖三千樓上下,黃金百萬水西東。
                    五更市賈何曾絕,四遠方言總不同。
                    若使畫師描作畫,畫師應道畫難工。
                    繁盛之極,以至畫師難描,詩人以比興、夸張的手法給后人留下了無限想象的空間。如此的繁盛至萬歷間幾乎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凡南北舟車、外洋商販,莫不畢集于此,居民稠密,街弄逼隘,客貨一到,行人幾不能掉臂” (鄭若曾《楓橋險要說》);嗣后又一直沿續至清代康乾盛世,雍正間大學士孫嘉淦經過蘇州閶門時,驚嘆道: “居貨山積,行人流水,列肆招牌,燦若云錦,語其繁華,都門不逮。”晚明商品經濟的發達增長了消費,同時亦滋生了奢靡的社會風尚,明末文人陸楫說:“今天下之財賦在吳越,吳俗之奢,莫盛于蘇、杭之民。”明、清兩代,蘇州及江南地區奢靡的生活習尚,以及反映在生活中對服飾、器具、陳設等趨時趨雅的要求,促使手工藝行業得到迅速發展,園林營造,家具漆器,琢玉治犀,鑲金嵌銀,刻書插圖,箋扇燈彩,書畫裱褙,琴弦樂器,絲織刺繡等等,俱稱精雅絕倫,備極工巧,充溢著時代的生活情趣。明人王士性曾說:
                    姑蘇人聰慧好古,亦善仿古法為之,書畫之,臨摹,鼎彝之冶淬,能令真贗不辨。又善操海內上下進退之權,蘇人以為雅者,則四方隨而雅之,俗者,則隨而俗之,其賞識品第本精,故物莫能違。
                    蘇州不僅是當時全國最為繁華的城市,也是時尚淵藪之地,蘇州人做的東西稱之“蘇作”,自蘇州流行出去的款式叫“蘇樣”,蘇州手工藝品竟能左右海內之風氣,當時還出現一個嶄新的名詞——“蘇意”,意即時尚和流行的;晚明學者陳繼儒更將蘇州地區的文人書畫與上述反映生活情趣的手藝,合稱之為“吳趣”。
                    蘇州出產的工藝品,大多都要冠以一個“蘇”字,如琢玉之稱“蘇琢”,燈彩之稱“蘇燈”,扇子之稱“蘇扇”,裱褙之稱“蘇裱”,刺繡之稱“蘇繡”……被稱為“蘇作”的蘇州家具,便是明代蘇州的文化象征之一,或者說,是最能代表明代蘇州文化和生活的手工藝制品之一。
                    中國家具的產生至少可以上溯到新石器時代,從最初的席地而坐、跪坐,至垂足坐,隨著生活方式的改變,家具在用材、款式、裝飾、工藝方面都經歷了較大的更替、遞變,總體由矮漸高,品類日趨豐富。至五代、兩宋時,后來成為中國家具主流的框架式結構,臻于成熟。明代是我國家具史上的黃金時期,所制設計巧妙,造型簡潔,做工精細,風格典雅,后稱“明式”。明式家具狹義指明代的家具,當時的家具制作主要集中在江南地區,蘇州是明代家具的發源地,款式被澤海內,所以,蘇州及附近地區所產的家具——“蘇作”(又稱“蘇式”),即是明式家具的代表和象征。換言之,名揚中外的明式家具,即是以蘇式家具為主的。
                    蘇作,主要包括蘇州、松江(今屬上海)及浙西(吳興、嘉興一帶)等地所生產的家具。廣義的明式家具,則指明代款式的家具,大約至乾隆前后,蘇州的家具,尤其是民間所使用的家具,基本上仍保持明式家具的特色。蘇作是相對北京所產的“京作”家具和廣州所產的“廣作”家具而言的。清代雍、乾以后,家具的造型和裝飾日趨富麗、繁縟與華而不實,蘇作家具也開始向富麗豪華方面發生轉變,并在造型、裝飾上開始趨同于京、廣之作,步入了衰頹之路,此乃后話。
                    蘇作家具秉承宋代家具淳樸纖秀、工藝嚴謹、造型優美的傳統,其設計、制作特色,可以“尚用、尚雅、尚精”六個字來概括。
                    一曰尚用。
                    尚用,即以實用、適用為目的的設計,亦即工藝造物的宗旨。文震亨《長物志》中有許多有關家具的記載,其中在談到矮榻時說: “矮榻高尺許,長四尺,置之佛堂、書齋,可以習靜坐禪,談玄揮塵,更便斜倚。”屠隆《考槃馀事》和高濂《遵生八牋》亦有類似的記載。矮榻,又名彌勒榻,俗稱“羅漢床”,“更便斜倚”即是實用最好的注腳,本書所載有羅漢床數例,可為佐證。尚用訴諸形式便成了尚簡,被稱為蘇作的明式家具,器形大多十分簡潔,絕少有繁復的雕鏤和鑲嵌。所謂“厚質無文”,即便是雕鏤、鑲嵌,亦以古樸典雅為要,起著畫龍點睛的作用,這樣,比繁復的裝飾更具魅力,更能出彩。例如,本書所載明代的一件柏木畫案,攢邊槽裝面板,圓柱加橫棖直腿足,全案的裝飾僅見夾榫處的云紋牙頭,整體造型干凈利落。其案面長度為192厘米,寬79厘米,十分寬大,適合文人書畫時伸展紙張,尤宜大幅,并可擱置筆墨等文房用具;而其高度為80厘米,恰好配合站立,以便書畫時能統觀全局,任意揮灑。
                    書中還有幾件明清時期的書櫥,造型拙樸,樸素無飾,簡潔大方。櫥身高闊,與《長物志》所說“書櫥須可容萬卷書,愈闊愈古”相符,其縱深在41.5至47厘米之間,又與“惟深僅可容一冊”相合,置放一冊尺寸較大的線裝書,較為寬綽,方便尋檢,這樣的設計,顯然是以致用為目的的。又如,清早期的“櫸木四出頭官帽椅”,不事雕琢,然其搭腦和扶手線條流暢優雅,靠背板略微彎曲后傾,造型簡潔大方,為典型的蘇作明式官帽椅。這樣的設計,完全符合人體的坐姿,扶手、踏腳棖可承自然垂下的手足。

                    清 櫸木四出頭官帽椅
                     
                    蘇作家具的尚用,還體現在材料的選擇上。蘇作家具中,頗多以紫檀、鐵力木、雞翅木及癭木等名貴硬木制作的,尤善用黃花梨。但我們注意到,在明清蘇作家具中,櫸木所占比重更大。櫸木,或稱椐木、櫸榆,產于我國南方及朝鮮、日本,江浙一帶尤多,蘇州亦有出產,北方不知此名,稱為南榆。櫸木在當時并非貴重的木材,然其性堅重強韌,耐沖擊磨擦,缺點是易變形。出于致用,蘇作就地取材,因其料多大材而宜作大器,又因其價廉而能在民間廣泛流行。
                    櫸木木紋,佳者或如山巒重疊,或如云水回繞,蘇作工匠稱之為“寶塔紋”,其老齡南而帶赤色者則稱“血櫸”。在家具制作過程中,蘇作工匠們不會因櫸木料差價廉而輕視之,也絕不會草草而作,其造型及制作手法,一如黃花梨、酸枝等名貴硬木,并充分利用櫸木優美的紋理。所以在傳世明清家具中,有許多是用櫸木制作的,尤以大件桌案、櫥柜為多,其藝術價值與歷史價值,可與其它貴重的硬木家具媲美。
                    二曰尚雅。
                    尚雅,即在設計、制作中融入雅致的追求,“雅”是銘刻在蘇州人骨子里的生活情趣。蘇州自然條件十分優越,湖光山色,物產豐饒,自古以來的富庶繁榮,造就了崇文重教、底蘊深厚的吳地文化。于是,蘇州向以文采風流著名海內,至明尤甚,“明四家”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為代表的吳門畫派,“吳門四家”祝允明、文徵明、陳道復、王寵為代表的蘇州書法,更以風雅為號召,領袖海內風氣。清人沈朝初“蘇州好,城里半園亭”之句,決非夸張,據不完全統計,蘇州明、清兩代的園林約有四百處,現尚存數十處。蘇州園林,可以說是蘇州人生活的濃縮,由文人居住或者設計的園林,營造詩情畫意的景觀,亭臺軒閣、曲廊小橋、池水假山、詩畫石刻、匾額楹聯,無不處處滲透著一個“雅”字,作為園林中居室主要陳設的家具,又如何能夠不雅?前述尚用,故形尚簡。
                    簡,不能是簡而無物,要簡中寓意,簡中見雅。
                    何以稱雅?晚明時文震亨所著的《長物志》,述及室廬、花木、水石、禽魚、書畫、幾榻、器具、衣飾等內容,涉及家具亦多,最能體現明代蘇州文人的生活情趣和審美取向,文氏提倡的“寧古無時,寧樸無巧,寧儉無俗”便是當時“雅”的標準,亦可視作明式蘇作家具的風格定位。復以前舉明代柏木畫案為例,眾所周知,柏木有堅硬細膩、紋理細致、多樹癤等特點,自然的樹癤雖可增加美觀,卻極易崩裂脫落,在板料上造成凹陷。此案作者匠心獨運,精心地在案面樹癤崩裂處嵌以蓮荷、水波、魚蟲等線刻紋飾,不僅巧妙掩飾了瑕疵,而且增加了案面的美觀,足見明代蘇作之巧妙構思。又如明“黃花梨圓角書櫥”,全櫥雖無絲毫紋飾,但做工極見精致,造型古樸,款式素雅。最為奪人眼球的是對開櫥門,系用一塊木料對剖而成,紋理對稱,意如行云流水,視覺美觀舒適,為書櫥增添了無限的雅意,這也是蘇作中慣用的手法。
                    另如明“櫸木圓角書柜”,柜門同樣由一塊木料對剖而成,紋理美觀清晰,猶如叢山疊嶺,頗有幾分范寬山水畫的意境。再例,“清紅木南官帽椅”一對,通體圓作,搭腦和扶手“四不出頭”,搭腦作較為罕見駝峰式,向下彎扣,與后腿上截榫角交接,s形曲線扶手鵝脖一氣呵成,線條宛轉流暢。全椅未見雕鏤,然靠背板上的三段式攢框鑲癭木,和屜面下設拐子工卷草紋樣變形羅鍋棖,極見作工之精,很有特色。這對椅子雖然已是清中期以后的作品,變形羅鍋棖紋飾明顯受到乾嘉時摹仿青銅紋飾風氣的影響,但仍不失古樸典雅,很好繼承了明式蘇作的優秀傳統。
                     
                    清 紅木南官帽椅



                    三曰尚精。
                    尚精,即精益求精的制作,簡而有意,必須通過精良的制作才能完美地表達出來。蘇作之精,包括審美取向的精煉簡約,即尚用的宗旨,尚雅的趣向,這一點前面已多有涉及,在此不再贅述了。這里所說的“精”,主要指工作或者說是技術層面上的,包括以下兩個方面的含義,一是精打細算,一是精工細作。
                    用料上的精打細算,是蘇作家具最富特色的制作表現手法。蘇作的精打細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被“逼”出來的。兩廣(廣東,廣西)、海南(舊亦屬廣東)是中國優質、名貴硬木的主要產地,廣作有著就地取材的優勢;以宮廷家具為主的京作,不僅庫存充足,并可以國家財賦為保障,隨時派員赴海外采辦。比較而言,蘇州的硬質木材來源,遠不及京、廣兩作來得那么充實。然而正因木材資源的匱乏,造就了明代以來蘇作在用料上的精打細算,中國書畫有“惜墨如金”之說,蘇作家具則達到了“惜木如金”的境界。
                    一塊木料在手,必經反覆琢磨和精心設計,方能破料動工,往往算盡用絕,巧妙套用,一塊很小的木片都要物盡其用,一件家具完工,地上只剩下一堆木屑,甚至連一根牙簽料也找不出來。蘇作中的桌案、櫥柜,很多都是用一塊整料剖切分割制作的。為了省料,一些大件器具往往采用包鑲手法,以雜木為骨,外貼優質硬木薄板。即使有所剩料,如癭木及其它紋理漂亮美觀的名貴硬木的零碎木料,也會作為鑲嵌或拼接的構件運用在另外的家具上。如蘇作中官帽椅、圈椅、太師椅等的靠背板,多放棄費料的整板形式,改為采用三段體分段裝飾,既可省料,又能通過開光、打洼、淺浮雕、亮腳等裝飾,使椅背富有變化,顯得精致而典雅,三段體分段裝飾成了蘇作椅背典型的表現手法。
                    作工時的精工細作,是蘇作家具的制作特征,尚用的宗旨,尚雅的趣向,必須通過精良的制作才能實現。其制作多采用一木連作的工藝,上下貫通,榫卯精密,堅實而牢固,往往歷經數百年而完好如初。典型的蘇作,很少有大面積、繁復的雕鏤和鑲嵌等裝飾,通常是合理的、小面積的使用雕刻和鑲嵌等裝飾,往往能夠起到點睛的作用,蘇作中常用的雕刻技法有淺浮雕、透雕(即鏤空雕)和線刻等。刀法圓熟,細膩生動,蘇州工匠中流傳的口訣說: “雕刻要氣韻,層次要分明,光滑要和順,棱角要出清。”出清,意為處理得清清爽爽、干凈利落,總的要求是形神兼似,氣韻生動。主要裝飾題材有草龍、螭虎龍、靈芝紋、纏枝紋、竹紋、拱璧、如意紋、回文云、繩紋等,圖案亦以典雅為尚。即使是細部處理,亦是十分講究,如打洼起線,在蘇作中運用較多,有的是相互貫連,線條宛轉流暢,勁挺有力,看似簡單,要做到一絲不茍,其實是十分費時費工的。
                    以“尚用、尚雅、尚精”為特色的設計和制作,形成了蘇作家具簡潔大方、質樸清秀的主流風格和器形優美、線條流暢、比例適度的造型特征,充滿著江南文化中蘊藏深厚的書卷氣息和生活情趣。

                    歷經滄桑,傳世的明清蘇作家具本已不多,上世紀80年代前后,海外藏家開始涌入大陸,大量收購中國古典家具,使蘇作家具在市面上更是難得一見。隨著經濟的發展,古家具日益受到國人的重視,收藏者的隊伍不斷擴大,家具在拍賣市場上的價格也是不斷飆升,甚至出現了海外藏品回流的現象。本書所載錄的明清兩代蘇作家具,由江蘇愛德藝術中心和蘇州裕德堂、遂初堂等從蘇州地區民間征集而來的,都是較有代表性的,其中不乏精品,有些堪稱某一時期的標準器。在此將其匯集成冊,相信將有助愛好古典家具的讀者,更多地了解明清蘇作家具的歷史及其豐富的文化內涵。

                    此文關鍵字:新中式家具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_国产Av一区二区三区_少妇老师寂寞难耐高潮电影_午夜在线不卡精品国产